免费的黄片app

未分类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第二天,两个人坐在一起用膳。

不知是因为天气太热让人没有胃口,还是心里压着一块无形的石头让人塞不下更多的东西,面对桌上各色菜肴,两个人都懒怠伸筷子,但祝烽还是柔声的催促:“多吃一点,朕看最近瘦了不少。”

南烟一只手捏着筷子拨弄着碗里的米饭,又抬头看向他。

刚想要说什么,就听见外面一阵脚步声,转头一看,是都尉府的一个小吏在外面,跟小顺子说了几句话,小顺子摆摆手将他打发了。

祝烽问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小顺子原本是打算等皇帝和贵妃用完膳之后再禀报的,见祝烽已经开口问了,立刻小心的走进来,道:“皇上,是那个朝鲁。”

“哦?他怎么了?”

自从阿古拉死了之后,祝烽便让人将朝鲁从牢房里提了出来另安置了住所,自然也是有人看着他的。而这个朝鲁之前病得都快死了,可儿子的死讯一传来,他反倒咬牙坚持下来,经过一段日子养病,虽然没有痊愈,但人还是精神了不少。

这一精神,便天天的喊着要去报仇。

刚刚那个小吏过来,便是来告诉小顺子,那朝鲁又扯着脖子喊了一天了,虽然这边的人对他并不客气,可这人毕竟提供了白虎城内一些详细的布兵情况,也不好对他做什么,所以才过来请旨。

南烟听了,忍不住皱起眉头:“这人,还真把咱们当成他报仇的工具了?”

火车道旁穿校服的马尾少女甜美写真

祝烽没有说话,只摆摆手让小顺子下去。

看样子,显然也是不打算做任何安排的。

南烟想了想,咬着筷子对祝烽道:“不过,皇上真的什么都不做吗?”

祝烽看了她一眼,道:“朕之前不是跟说得很清楚了?还问?”

南烟皱着眉头道:“可是,这都快半个月过去了,就算咱们什么都不做,但从阿古拉的情况,阿日斯兰肯定知道皇上来了罕东卫,他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。”

话音刚落,就像是为了应证她的话似得,小顺子又从外面走了过来,站在门口道:“皇上,陈大人求见。”

祝烽一听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但他只是放下碗筷,拿起帕子来擦了擦嘴角,示意小顺子带人进来,不一会儿,小顺子便带着陈紫霄和他部下几个副将走到了门口。

陈紫霄跪拜道:“皇上。”

祝烽道:“什么事?”

陈紫霄道:“有探子回报,白虎城已经有了动静。阿日斯兰集结三万人马,朝罕东卫进发。”

南烟一听,立刻深吸了一口气。

三万人出击,这对他们来说,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若真的要打,明知道祝烽就在罕东卫,三万人马是绝对不够的。

说是打,不如说,像是要过来试探。

这么多年南烟跟在祝烽身边,大大小小经历的战事也不少,多少也看出一些门道来了,对于阿古拉从罕东卫跑回去,又死在了他们自己人的手上这件事,阿日斯兰必然是有他自己的考量的,之后那么多天都没有动静,显然是在看祝烽的反应。

而罕东卫这边,一兵一卒都没有再出动。

那么阿日斯兰肯定就判断出,祝烽虽然在试探,但并不愿意跟他们立刻见刀兵,而在这种情况下,阿日斯兰若不傻,肯定也能判断出,他是想要找一个机会,一举解决白虎城和东察合部的危机。

只是,这个机会是什么,阿日斯兰未必猜得出来。

正是因为猜不出来,他现在才要出兵,因为,他必须先一步打破祝烽要的这种暂时的平静。

祝烽安静的想了一会儿,道:“这件事,自己去处理就行了。”

“……?!”

“……?!”

陈紫霄和南烟的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。

照理说,陈紫霄是都尉,这边的事情自然是归他处理的,可是,毕竟现在皇帝就在罕东卫,大小事情自然都是要上报过来,更何况,谁也都知道,祝烽这个皇帝是出身行伍,哪怕人不在这里,对这边的战事他还要“指手画脚”一下,更何况是,他现在人已经在这里了,前期又调了不少兵马,明眼人都知道,他是要对白虎城那边动手的。

可现在,白虎城出动了兵马,他却让陈紫霄自己去处理——

陈紫霄也算是个沉得住气的人,这一次都有些忐忑,轻声道:“皇上,没有要吩咐微臣的?”

祝烽看了他一眼,淡淡笑道:“朕不在这里的时候,大大小小的战事难道不是指挥的?总不会,朕来了这里,就不会打仗了吧。”

陈紫霄立刻道:“当然不是。”

祝烽道:“那去吧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陈紫霄行了个礼,便起身准备退出去,可就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,祝烽犹豫了一下,还是叫住了他:“如今罕东卫的人马,除了朕调走的,还剩多少?”

陈紫霄道:“不到八万。”

祝烽闻言,轻轻的点了一下头,过了一会儿,才像是玩笑似得说了一句:“省着些打。”

陈紫霄目光闪烁了一下,立刻道:“微臣明白。”

说完,便退下了。

等到他走远了,南烟才抬头看向祝烽,有些迫不及待的道:“皇上!”

祝烽还在往她的碗里夹菜,听见她的声音,抬头看了她一眼:“怎么?”

南烟道:“皇上要打?”

祝烽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人家带着三万大军冲过来,朕若不让人去打,难不成是要让阿日斯兰直接打进罕东卫吗?”

“……”

听他这么一说,南烟自己也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太蠢了。

可是——

她皱着眉头又说道:“可是皇上之前不是说了,若不能一举制胜,一旦跟他打起来战事胶着,就很容易给人可乘之机。”

祝烽给她夹了菜之后,又往自己的碗里夹了点菜,沉声道:“可人来了,不能不挡。”

也就是说,如今出兵,实是无奈之举。

南烟心里想压着一块石头似得,根本吃不下东西,纠结了许久,轻声道:“皇上,妾斗胆问一句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若皇上要的那场雨下不下来,该怎么办?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