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app二维码

未分类

祝烽只摆了摆手,问道:“这件事,在准备了吗?”

玉公公道:“皇上在西北的时候,娘娘就一直在准备这件事,只是,后来出了真觉寺的事,娘娘就暂时放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过,已经差不多准备十之七八了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祝烽点了点头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这件事你就抓紧,务必在月底之前准备好,不要影响出行。”

“奴婢明白。”

“有什么不知道的,多问问别人,少去问皇后。她现在病着,不要打扰她。”

“皇上对皇后娘娘真是关怀备至。”

祝烽瞥了他一眼,也不说什么。

两个人“闲逛”了一会儿,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,祝烽便掉过头来,背着手又走回了御书房。

里面的几个人仍然安静。

冬日暖阳下的牛仔裤少女

不过一看到他进来,众人都立刻起身,祝烽走进去坐下,两手往下压了压:“都坐下吧,谁让你们起来了。”

众人谢恩坐下。

祝烽道:“议得怎么样了?”

顾亭秋看了看众人,又看了看祝烽,然后说道:“微臣等议了一番,认为此事——可行。”

“……”

祝烽的脸上平静无波。

只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便接着说道:“既然可行,那顾爱卿,你下去之后拟个折子,直接给朕递过来。你们几个,也多想一想。”

众人立刻道:“是。”

祝烽便说道:“那好,时候也不早了,你们都下去吧。世风,你留下。”

许世风道:“是。”

众人这才纷纷起身离开。

等走出了内阁,大家拱手行礼之后,都分头往各自要去的地方走去,只有刘越泽捧着手中记录的文书,紧走了几步赶到顾亭秋的身边,轻声说道:“老师……”

顾亭秋道:“这里是宫里,你还是不要叫本官老师。”

刘越泽立刻道:“大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皇上此举,可是跟当年——削藩一般?”

“知道了,就不要多说。”

“下官明白其中利害。只是,当初是因为削藩,皇上自北平起兵靖难,一路横扫到金陵夺取了皇位。这一次的‘削藩’,会有什么结果吗?”

“……”

顾亭秋没有立刻回答他。

而是抬起头来,看了看前方红得有些耀眼的太阳,那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,如同针扎一般。

他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历朝历代,这种事情到最后都很难善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就看皇上如何操作了。”

刘越泽道:“那,大人认为,我们能做什么呢?”

顾亭秋仍旧沉默。

但神情比之前,凝重了许多。

他回头看了一眼刘越泽,沉静的说道:“为人臣子的本分,该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”

说完,便走了。

刘越泽看着他的背影,再看向那有些刺眼的阳光,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沉凝了起来。

但就在这时,他感觉腰上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了一下,顿时整个人朝前扑去,直接栽倒在地,手上抱的纸笔也瞬间飞了出去,散落一地。

而当他跌倒在地的时候,后腰上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压下来。

几乎把他的腰都压断了。

“啊!”

他痛得低呼了一声,差一点喘不过气来,急忙回过头去:“谁!?”

一回头,却看见一个肉滚滚的小姑娘正骑在自己的后腰上。

她居然还一脸后怕的喃喃说:“好险呀。”

“……”

刘越泽顿时一愣,看着那张红扑扑圆滚滚,像苹果一样的脸,犹豫了半天才道:“心,心平公主?”

坐在他腰上的,正是心平。

她精力充沛,又能跑能跳,仅仅一个翊坤宫和御花园已经不够她闹腾的,今天索性跑到前廷来,反正也没人敢拦她,只苦了带她的嬷嬷和宫女,一路追过来。

而她,竟然顺着外面的假山,爬到了墙上。

正想着要躲避他们,结果一个不留神,就从墙上跌倒下来。

坐到了这个人身上。

她咧嘴一笑:“你也认识我呀。”

刘越泽道:“臣,臣曾在国宴上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
“那你是谁呀?”

“微臣……刘越泽。”

“刘越泽?没听说过。”

刘越泽哭笑不得,正要说什么,心平公主又对着他认真的说道:“你是我父皇手底下的官,对不对?”

“呃,是的。微臣乃是内阁中——”

“哎呀好啦,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。你带我出宫好不好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想去找小姐姐,我想去看看她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带我去吧。”

刘越泽想了想,才想明白,她所说的小姐姐,有可能是自家恩师的千金顾期青。

可不管她要看谁,她可是公主殿下。

谁敢把她带出宫啊!

刘越泽急忙摇头道:“这不行的。”

一听见有人拒绝自己的要求,心平胖嘟嘟的脸立刻嘟了起来,说道:“你,你居然敢不听我的话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我可是公主!”

“公主殿下,这不行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心平从来都是要什么就有什么,何时见过有人这样明明白白,还生硬的拒绝她!

她委屈得要命,一咧嘴。

“哇——!”

大哭了起来。

原本在附近找她的嬷嬷和宫女听到这边的响动,急忙跑了过来,见眼前这场景,吓了一大跳:“公主殿下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呜哇!”

心平根本不理他们,只顾着张大嘴巴哭号。

而她的哭号声,也引来了刚刚从内阁那边走出来的祝烽。

他听到女儿的哭声,立刻心急如焚的跑过来,就看见胖得像是一个肉球的心平坐在刘越泽的背上,而刘越泽还趴在地上,整个成了她的毯子。

她哭得将屋檐上的鸟雀都惊了起来。

祝烽急忙走过来:“怎么回事?”

那些宫女嬷嬷一见皇帝来了,生怕他怪罪,都吓得跪了下来。

而一看到父皇来了,心平顿时委屈的憋着嘴:“父皇,他打我!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刘越泽这下都顾不上害怕了,只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位公主殿下,且不说她到底是怎么想的,会诬陷自己打她,她还坐在自己的背上呢!

这,从何说起啊!

Tagged